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排行榜> 正文

天池之雪女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3:08

离与普宁山的比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听说自己将迎战的是普宁山最厉害的大公子秦龙陌,冰女几乎寝食难安,她知道输是一定的,只是如果输得太难看,伤了母亲的颜面,累得天池蒙羞后果真的想都不敢想。她开始后悔以前没有好好练功,然后越是后悔越不能专心练功。一天中大半的时间都在惶恐和悔恨中度过,功夫却没有什么进步。她有些慌了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于是她想到了妹妹,妹妹总是足智多谋,也许她会有办法帮自己度过难关。这天的风很大,冰女独自一人走在满是碎石的路上,她裹紧了长袍,加快了脚步。她的妹妹大多时候都不在天池,而是跑到山下去玩。她记得上次是在那个小酒馆里找到妹妹的,这次还会不会在那里出现呢?于是冰女往山下小城的酒馆走去了。小酒馆虽然不大,但是非常的漂亮,生意不能说好,但也还凑合。老板是个很妖艳的男人,没有老婆孩子。伙计全是年轻貌美的姑娘。老板的心思似乎并不在生意上,从来不招呼客人,只是独自一个人拿杯酒站在廊栏边慢慢的喝,好像有很多心事。他看见冰女来了,淡淡地说了句:“冰块姐,你怎么来了?”“雪女呢?”冰女道。“这会多半喝醉了,可能已经睡下了,你上来坐会吧,我叫人去看看她。”“好吧。”冰女随着老板一起进来后院,备了糕点清茶,老板知道冰女从不喝酒。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雪女过来,冰女有些急了,但是又不好表现,就低头揉着这裙子。“什么事情啊,说给我听听,兴许我能帮帮你?”老板坐在冰女身边。“我们天池和普宁山3年一次的比试,你知道吧?”“哦,听说了,几乎都是你们天池赢嘛。”老板笑道“今年轮到我和雪女这一辈的比试了。”冰女道,“可是你知道吗,今年我将要迎战普宁的大公子秦龙陌,我从来就不喜欢习武,功夫其实一点都不能代表天池的水平的。”“你怕输?怕给天池丢脸?”老板道。冰女沉默了。这时,从内院走出一个白纱裙的女子,风吹乱了她的裙摆,犹如一朵绽放的百合。“雪女!”老板看着她有点恍神。“我看你是想多了。”雪女走过来坐在冰女身边,“无论你迎战谁,结局都是输,那为什么不败给最厉害的那个人呢?”冰女暗叹:“是啦,这次的三个人,无论是大公子秦龙陌还是二公子秦龙落或者暮野,自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“这是我们天池和普宁山两家的对决,是讲团队的,你就算输了,我们赢了也就是赢了,谁都只看结果,谁还会在乎过程,全胜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。”雪女道,“听过田忌赛马吧?就是这个道理。”“那我现在怎么办?”“什么怎么办?”雪女笑道,“你呢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你的天资不如秦龙陌,更没有他努力勤奋,所以无论怎么样你也是赢不了他的。你放心吧,他是谦谦君子不会让你输得很难看的。”冰女瞬间觉得如释重负。可是真的比试那天,冰女还是紧张得不行,看着雪女认真检查着兵器,整理服装头饰,不可思议的觉得雪女怎么就可以那么淡定。“你不紧张吗?”冰女问道。“有什么可紧张的,我有实力。”雪女笑答,“秦龙落还不是我的对手,一会你看我怎么赢他吧。”说着便自信地往擂台去了。冰女暗叹:果然淡定来自于实力。第一场,普宁山暮野对战天池冷秋蝉。他二人走上擂台,相互行礼,准备开战。冰女看着一身干练的暮野不竟为冷秋蝉捏了把汗,暮野看上去很年轻,算不上帅,但是感觉非常得男人,处处都透着阳刚之气。冷秋蝉在他面前显得单薄了许多。“你说,大师兄会不会打不过他呀?”冰女开始担心。“你猜?!”雪女笑道。比试开始了,冰女比台上的人还要紧张,不断向老天祷告保佑大师兄能赢。“我说你能不要在那祷告了吗?”雪女很不喜欢冰女遇到事情就求助老天的习惯,“你用眼睛看看,多学习一下,看看暮野是怎么化解冷秋蝉的招式的,也看看冷秋蝉是如何应对暮野的反击的,这种高手对决很难见到。你不觉得是种难得一见的机会吗?”冰女虽然停止了祷告,但是,她真的看不进去,满心都是紧张。第一场结束。冷秋蝉不出意外的险胜了暮野。第二场开始,由雪女迎战秦龙落。雪女从看台直接轻落在擂台上,宛若九天仙女下凡一般。看得秦龙落都出了神。雪女真的太美了。看台上普宁山主笑着对天池派主说道:“几年不见,雪女已经出落得如此美丽了,真是让人羡慕啊。”“秦龙山主过奖了。”天池派主笑道。“刚才见她轻落擂台,那轻功的底子可也真是好极了,我们家落啊,只怕输了。”“还没有比试呢,山主怎可妄自菲薄呢?”比试开始了,雪女果然很厉害,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比试。“承让了!”雪女宛然一笑。秦龙落不竟红了脸,直到雪女消失在了擂台他才回过神。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。秦龙陌迎战冰女。冰女慢慢走上擂台,这时秦龙陌已经站在擂台上了。“哇,好帅呀!”冰女不禁暗叹道,“天啊,要和他比吗?他看上去好强啊,我会不会在他面前丢脸啊。怎么办,怎么办呀?”“独孤小姐有礼了!”秦龙陌行礼道。“秦龙公子有礼!”冰女连忙还礼道。四月的天池还是很冷的,地上的雪都还是没有化。冰女看着他,觉得暖融融的,如果要用个东西来形容他,只有阳光。冰女的脸觉得有点热辣辣的,手心也冒出了冷汗。幸亏擂台离看台比较远,看不清她此刻的窘态。但是秦龙陌看得真切,他早就听说,天池的冰女功夫一般,完全不能代表天池独孤家的水平,只因为她是独孤家的大小姐,所以她才可以站在这个擂台上。看着她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,他不竟动了恻隐之心:此刻她应该很紧张吧?或者她也害怕吧?他们就这么一直对站着,谁也没有动。“怎么回事,他们怎么还不动手?”看台上开始有人议论了。“我,,我,,,其实,,,不怎么会,,,那个,,,”冰女有点语无伦次。“不要怕!”秦龙陌微笑着鼓励她,“把你平时学的使出来就好了。”“我,,其实都还没完整的练完一套剑法,,我只会前面那几十招,,,”冰女小声地说,“我知道你是最强的人,你一定觉得有我这样的对手很耻辱吧。”“不会啊,你很好!”秦龙陌道,“快点出招吧,他们都看着我们呢。”冰女鼓起勇气抽出了缠在腰间的软剑,那是天池特有的剑,薄如蝉翼,可以任意弯曲。她努力地让自己表现得好一些,认真和他对招。令秦龙陌意外的是冰女的武功居然那么差,他耐心地陪她过招,直到冰女不记得后面的招式停下来为止。“不能停,不能让人家知道你不会后面的招式了。”秦龙陌一边给她喂招一边道,“你还会其他的不啊?”“其他的也记不全。”“能记几招是几招吧。”然后冰女把能记住的招数都用完了,实在不记得了。她不愿意就那么结束了,于是,她开始自创,招式古怪地连秦龙陌也很意外。“这是什么剑法啊?”秦龙山主问道。天池派主也未见过,一时无语。但是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欣喜。冰女的随机应变的招式,虽然起初让秦龙陌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很快,他就能应对自如了。秦龙陌看着冰女动作越来越慢,呼吸已经乱了,脸色也渐渐发白,他知道她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了。秦龙陌不忍她这么下去,用力在她手腕一敲,她的剑就落在了地上。冰女瞬间觉得大脑空白,眼前一黑便倒下去了。她只是在倒下去的一瞬似乎还有点残留的记忆,一双温暖的手抓住了她,然后是很温和的怀抱,还有那个有点像茉莉的香味。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一天之后了,她躺在自己的床上,觉得一身都很痛。“冰女,您醒了?!”侍女菱芏惊喜道,“您都睡了一天了。”“是么?!有那么久了吗?”冰女道。“是啊,您饿了吧,奴婢去给您准备些吃的。”“我怎么了?”“您不记得了吗?你和秦龙大公子比试,然后您就晕过去了,还是他把您背回来的。”菱芏道。“他把我背回来的?”冰女不竟脸上飘起了红霞,“那他呢?”“大公子他们好像已经走了,可能刚走!”冰女立刻从床上翻趴起来,披了件斗篷就冲出去了。“冰女。”菱芏立刻追了出去。跑出没有多久就碰见了雪女。“她跑什么?”雪女拉住菱芏道。“可能是去追大公子了。”“什么大公子。”“秦龙家的大公子呀。”雪女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,立刻发力追上了冰女,一把抓住了她:“你去哪?”“别拦我,我快追不上了。”“追他做什么?”冰女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”不准去!”雪女用命令的口吻说道。“为什么?”冰女道。“因为你姓独孤,他姓秦龙。因为这里曾经姓秦龙。”雪女很严肃地说,“我们两家即是世交也是世仇,我们两家永远不可能有交集。”“那是他们上几代的事情。”“你必须记得,秦龙家是被独孤家赶出天池后才有的普宁山。”雪女道,“你觉得他们会忘记那个仇怨吗?”冰女眼睛里涌出了泪水。“今天的事情,不准备告诉任何人!”雪女警告菱芏道。“奴婢一定守口如瓶!”菱芏立即跪下道。“乘娘还不知道这个事情,你赶紧回到房间,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”雪女道,“菱芏扶冰女回去休息。”“是!”菱芏连忙把冰女扶回房间。过了几日,雪女处理完了天池事务便又下山去小老板那玩耍,其实她并没有什么朋友,仿佛就只有小老板一个吧。不去找他玩,也实在想不出可以找谁玩。又是那一间漂亮得都不像酒馆的小楼,小老板还是站在楼廊边,一边品着酒一边眺望远方,这时看见了雪女,很高兴地说:“快来,我给你留了瓶超好的果酒,是你的欢喜哦。”雪女总是可以在这里找到那种轻松快乐的感觉。小老板很快地跑到她面前,将她拉到后院。后院琼花瑶草中藏着一间紫檀木的小屋,其实雪女一直都很奇怪他一个小酒馆的老板,哪里有那么多钱建造这样一个全紫檀木的小屋,而且小酒馆的后院,那些花草,陈设都不是一个开酒馆的商人消费得起的。还有酒馆内的伙计都不像普通人,好几个都身怀绝技。而且小老板好像很少出去,出去的时候都是有伙计跟着。在她的记忆里小老板好像从来没有出过月城。但是她从来不过问,也不叫人调查,她虽然也好奇,但是既然小老板不愿意和她说,她就不问,就当不知道。“对了,有两个人都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天了。要见见吗?”小老板一边给她拿酒一边说。“等我?”雪女很奇怪,她一直没有什么朋友,怎么会有人等她,而且还是在小酒馆。“对呀!”小老板道。“见吧!”雪女道。一会小老板便去把他们带到了紫檀屋。“是你们!”雪女有些意外。“独孤小姐,您好!”这两个人正是秦龙陌和秦龙落。“二位好!”雪女道,“不知在此等我有什么事情?”“我一直疑惑你和我究竟谁才是最强那个人,想来一场比试吗?”秦龙陌很直接地说。“好极了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雪女笑道,“只是可惜,天池祖训独孤氏与秦龙氏不得私下比武。”“雪女不应该是墨守成规的人吧?”秦龙落道。“雪女是讲原则的人。”雪女笑道,“抱歉了!”秦龙落还想说什么,被秦龙陌阻止了。“难得你们来这里,你们在这尽情玩耍,都算我的。”雪女笑道。“雪女客气了,既然不能一较高下,那我们三年后再来了,只盼那个时候雪女能和我切磋一下。”“那好得很!”雪女笑道。“告辞!”“那我送你们!”雪女笑道。“不用了。”秦龙陌说完就和秦龙落一起离开了。等他们走远了,小老板道:“你不是也想知道究竟秦龙陌有多强,为什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?难道你还真在意这个祖训?”在小老板眼里雪女并不是一个会遵守规矩的人。“我们和他们秦龙氏的恩怨情仇纠葛很深,其中的林林总总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,上一辈的人很忌讳谈及这些,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,我不了解的东西,还是不随便去破除比较好。私下比武真的是件很普通的事情,居然会写进祖训,想必有其深意。”雪女笑道。小老板耸耸肩,然后他喝了杯酒:“那秦龙陌真的是好帅呀,你是不是怕爱上他,所以故意疏远人家啊?”“呵呵。”雪女道,“你也想得够多了吧?”小老板含笑喝下了杯中的酒。“你知道吗,我其实并不喜欢喝醉,我就比较喜欢那种微醉的感觉,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喝果酒。”雪女很欣赏这种果酒,“你为什么喜欢喝烈酒啊?““寻刺激,觉得过得麻木,都快要没有感觉了,那种刺喉的痛才能让我觉得还活着。”小老板眼睛里满是忧伤和绝望。雪女不愿见他难过走到他身边,轻轻抱住他:“还有我呢,我们是最好的朋友。”让雪女意外的是小老板居然哭了,歇斯底里地狂哭。雪女抱着他,轻轻拍着他的背,什么也没有说。雪女离开了小酒馆,在回天池的路上,忽然发现有人跟着她,此人的武功很高,她心中暗自奇怪:这可是天池的地头,居然有人那么不知死活敢跟踪自己,那就和他玩玩。她带那个人在林中晃荡,发现那个人始终保持一定距离跟着她。她把他带到了一处很宽阔的平地,如果那个人不现身,雪女就会走进树林,然后就会彻底把他甩掉了。“出来吧,如果你不现身,我就进树林了,你和我拉开那么大的距离,你一定会跟丢的。”雪女得意地说。忽然一个黑影从她身后飞来出来,那手法之快着实让雪女惊了一跳,不过她终究是这世间少有的高手,她很淡定地躲开了。在不明对手的情况下,还是先躲开,再战比较好。那人偷袭失败了,站在她面前。天已经有点黑了,看不清眼前这个人的样子,但是确觉得这个人的身形颇为熟悉。那个人也不和她说话,只是很凶猛地向她发招,但是那个人身上淡淡的有点像茉莉花的味道让她觉得很是熟悉。他的功夫真的很高,雪女好奇怪,有这么高武功的人自己怎么会不认识呢,但那张脸真的不认识。那个人的攻势真的很快很猛,也让她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思考。她必须全力迎战。对于雪女来说这种强的对手对她来说简直是种享受。好久也没有棋逢对手了。显然那个人也是这种感觉。一千多招之后依然难分伯仲。雪女往后一跃站在一块大石头上:“今天到此为止!”“明天你还来吗?”那人道。那个人似乎有意隐藏自己的声音,雪女大概已经猜到这个人是谁了,但是,她已经很久没有对手了,好久没有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了。“不一定。”雪女转身离开了。可是接下来的七天,她每天都会来这里和这个人比武,始终未分高下。第八天,那个人说:“今天不比了,我必须走了,今天来是跟你告别的。”雪女第一次有了不舍得的感觉,那个人也是。“那一路顺风!”雪女淡淡地说,然后转身走进了小树林,很快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里。那个人一直站在原地看着,仿佛可以看见小树林里面的雪女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